11岁自闭症男孩失踪已六天 聋哑大姐表示见过

◎“寻找小希浩”追踪

看到寻人启事 聋哑大姐表示见过

根据她手势比划表达的意思,志愿者继续分头寻找

前往烈士陵园、殡仪馆路口等处,暂时仍无收获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黄真真)12月16日,小希浩失踪已六天。社会上爱心人士成立的搜寻队,展开了新一轮的搜索。当日下午,柳州市白露大桥下,一名聋哑大姐给搜寻队人员比划了几个手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下午2时许,热心市民拿着印着梁希浩相关信息的寻人启事,在白露大桥下询问到这名聋哑大姐。大姐对寻人启事上的图片及信息反应很大,对志愿者们比划了几个动作,疑似了解梁希浩的行踪。

有志愿者留意到,大姐没有经过专业聋哑学校的培训,她的“比划”不是通用的手语,应该找其家人帮忙。有志愿者找来纸和笔,但大姐似乎不会写字。

志愿者想方设法与聋哑大姐进行交流。聋哑大姐反复比划着一个“烧香”的动作,结合她的其他手势,大家猜测其指的是烈士陵园或者殡仪馆,又从其比划的“反光镜”等意思,猜测可能意为“路口”。

有志愿者跟随大姐到了她家,想找其家人做翻译,但其家人并不在家。志愿者找到邻居,大家也帮不上忙。大姐所表达的信息虽然并不明确,但大家都不愿放弃每一次希望和机会。

当天下午,志愿者分别赶往殡仪馆路口、烈士陵园。可边走边打听了一圈下来,并没有收获。还有志愿者沿柳工大道、磨太路、瑞龙路搜索,重点向一些餐馆、食品店打听;有志愿者还来到了沙塘镇一带,让那边的派出所民警帮留意。

大家都期盼奇迹出现,希望小希浩能快点回家。

图为失踪的孩子梁希浩。图片来自网友微信朋友圈

新闻回顾:

11岁自闭症男孩 失踪两天无音讯

父亲说,当时孩子离开视线不到一分钟就不见了

监控显示其最后出现在河西工业园附近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黄真真)这两天柳州天寒地冻,11岁男孩梁希浩的家人的心也如同掉进冰窖一般。12月10日下午,梁希浩从所住的柳州市瑞龙路桃花源小区失踪。家人四处寻找,并发朋友圈寻人,但直到12月12日晚也没有任何音讯。

12月12日,记者联系上梁希浩的父亲梁先生。梁先生说,梁希浩是一个自闭症孩子,有语言障碍,只会说10多个简单的单词,例如爸爸、老师、谢谢、再见。12月10日下午,他带儿子出去买菜,因儿子平时爱从3楼的家中往下扔玩具,当天,他带儿子买菜回到小区单元楼楼下时,就走到楼下的花圃,捡儿子平时从楼上扔下的玩具。

梁说,捡玩具前,他还特意交待儿子待着别乱走,等一下他。谁知,他转身去捡好玩具,发现梁希浩已偷偷跑走。梁说,儿子离开他的视线,估计不到一分钟。他在小区找不到儿子,立即到小区查看监控录像,发现儿子于12月10日下午4时18分,从小区门口跑出之后,往马路对面的河西工业园跑去。

梁先生和妻子到辖区派出所查看了监控。监控录像显示,12月10日下午4时50分,梁希浩最后出现在河西工业园的欣悦路与福馨路十字路口,之后不知去向。

梁希浩家人说,孩子失踪后,他们走遍了河西工业园厂区附近几乎所有地方,连路边的一些小卖部也都去问了,柳太路沿线、白露大桥一带也去找了。令人失望的是,没有找到与孩子有关的任何线索。

梁希浩家人告诉记者,不包括这次,梁希浩有5次走失的经历。最早一次是发生在他6岁时,当时跟爷爷出去玩的时候失踪。家人说,前几次运气还算比较好,要么有好心市民报警,孩子被接到派出所,他们去派出所把孩子接回家;要么是他们查看监控录像,在柳州市区道路追踪到孩子,赶过去把孩子拦下。可这一次,由于监控有盲区,孩子不知道去了哪里。家人的心都操碎了,编辑文字发了朋友圈,可两天时间过去,仍然没有孩子的消息。

采访中,梁希浩家人说,孩子平时在柳州市特殊教育学校读书。

这么冷的天气,梁希浩一个人去了哪里呢?他平安吗?如果大家看到孩子,请及时与其家人联系,联系电话:18577223601或18677241836。

天气寒冷,梁希浩家人希望孩子能得到善待,早日回家!

《11岁自闭症男孩 失踪两天无音讯》后续——

自闭症男孩厂区失踪 后山无路可走

孩子父亲曾冒险翻山寻找,但一个人力量有限

雪上加霜:孩子还没找到,孩子的爷爷又去世了

梁希浩跑进的厂区,后面是荒山。梁希浩父亲说,为了寻找孩子,他曾翻山寻找。但一个人力量有限,寻找孩子如大海捞针。记者黄真真 摄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黄真真)“孩子还是没找到。”12月13日,11岁自闭症男孩梁希浩的父亲,仍在苦苦寻找着孩子。当日,今报6版报道了《11岁自闭症男孩 失踪两天无音讯》的新闻后,引起读者广泛关注,大家都希望能快些找到失踪的孩子。

13日,记者首先来到河西工业园派出所。从视频监控可以看到,10日下午4时40分许,梁希浩沿河西工业园区绿柳路一路小跑,跑进绿柳路尽头的一个厂区就再也没有出来。

当日下午,记者几经打听,来到梁希浩失踪前曾跑进的厂区。门卫罗师傅说,10日下午4时40分许,他确实看到一个男孩(从视频监控看,该男孩正是梁希浩)跑进厂区。当时,他以为是厂区工友的孩子,就没有过多询问。

在罗师傅带领下,记者走进厂区看到,厂区后面是杂草丛生的荒山,无路可走。别说小孩,就是大人,要爬上去也十分危险。如果强行翻越,到达山后至少也要花上一两个小时。

尽管如此,这两天,梁希浩的父亲不顾危险,从厂区后的荒山趟下去寻找孩子。梁父说,他把杂草堆翻了个遍,一些坡和坑也仔细搜寻过了。可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在荒山里寻找孩子就如同大海捞针。

梁父说,他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不小心摔落下去,没人发现耽误救援。

自从梁希浩失踪后,梁父和妻子都请了假,四处寻找孩子。雪上加霜的是,13日凌晨,梁希浩67岁的爷爷不幸去世了。梁父难过地说,梁希浩的爷爷患有肝硬化、肝腹水等疾病,现在孩子失踪,老人去世,家里全乱套了。

为尽快找到孩子,这两天,梁希浩家人印制了数十份寻人启事,在部分厂区和路段张贴,还把寻人启事发到许多快递员手里,让他们帮忙留意是否看到孩子。

13日下午,梁希浩父母已到派出所采集血样。下一步,警方会将采集到的DNA信息录入公安机关打拐系统。梁父说,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会付出十分努力,一定要找到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