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贵港市平南县暴力强拆霸占农民土地的新闻调查

暴力强征强占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 县领导带队打伤村民关押百姓不予赔偿

近期接到广西贵港区平南县村民余静德、叶柏桂、蔡柏才等人的材料反映,列举了县、镇、村三级领导诸多违法违纪的经过他们希望有关部门调查核实并处理。

2019年12月3日,他们拿出8份举报信,内容有2013年9月25日,副县长国土局长、国土局副局长、县委书记和其他党员领导干部带着近2000人去他们的田地里拉警戒线,强行铲坏农作物;余静德说,在他们表示抗议,不许铲农作物,强占土地的时候,还被公安局以“示威游行”抓进拘留所关了34天,往眼里喷辣椒水,牙齿都被打掉了。

村民叶柏桂说,1998去村里给儿子办结婚证村里就索要3.8万元。 1999年为小孙子办准生证时,村里又向其索要5万,期间还被村干部套麻袋殴打,致使左手骨折,右耳失去听觉,儿子也被打的右手骨折。到2005年2月份建鱼塘,办养殖,又因为2008年举报村干部,后被大队干部吴瑞波、叶柏明、刘永锦带着10名赌徒将他打落至鱼塘,左手被打骨折,后来大队干部带人把鱼塘填了,鸡鸭猪社全部烧了,损失了200多万。叶柏桂还说,在强征他们屯地的过程中,开发商出马仔50多人,罗合社区全体干部、公检法全副武装和队长,官商勾结强征农民土地,买卖,建成后出租为自己获利。公安局还买卖官职,叶兆镇就是用50万元买入公安局当公务员,实际是官使,经常去赌场放高利贷,帮老板追债,还将叶柏桂的儿子砍伤脖颈,缝了6针。

村民芩森亮讲:2006年至2019年期间多次强征他们屯土地,2006年平南县政府带队挖断100多米水渠,致使200多亩水田无法耕种,开发商何桂忠带着社会闲散人员挖开400多米的水渠建档土墙 ,还以扩建公路为名,堵住出行通道,致使全民800多人,穿行全是大车通行的公路才能出门,特别危险。

村民刘金也说强征他们屯土地的时候,平南县政府、公安防爆、特警、出动勾机、铲车30多台、带领了500多人,将基本农田摧毁,拆迁办唐小京、李汉祥催毁唐代古建150间,占房屋地、暴力征收基本农田200多亩,卖给开发商建设商品楼,2014年至2019年期间三级领导多次带领公安、法院等几百人,在未协商的情况下多次摧毁农作物,毁坏自留地上百亩;村干部更是开赌场,占用集体财产,诈骗其他村村民近160万等多项损害他人利益之行为。

村民刘志胜说,1996年11月12日晚因村民榨油坊被盗一事协商未果,平南县副县长陈文强带领150多年干警殴打他的父亲及一行人等,关进拘留所不予治疗,最后迫于压力送进医院,医生确诊为钝器打击致血气胸大出血而死亡。

还有村民讲述,强征他们屯土地是2013年3月28日早上,由平南县政府出面,县委书记黄星荣、县长欧杰官商联合出动1000多人强行霸占200多亩耕地,高价卖给开发商,并允许他们用该地建设华洋矿源厂,与西面的沙砖厂形成对他们屯的半包围,两厂离村均不足30米,不论白天或晚上两厂排除废气和毒烟,随处可看到积聚的灰尘和白色的粉状物;晚上两厂机械又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使人无法入睡,一些生长良好的植物果树,长期受到废气的摧残已经逐渐开始枯死,饲养的家禽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奇形怪状;据统计,近年来去世的十几人中,死于肺部疾病的就占80%,最年轻的不足40岁,患有呼吸系统疾病正在治疗的就有20人。村民们还说,带来的这些人拉警戒线,有录视频的村民手机都被收缴,毁灭证据,还打伤了10个人,其中还有一个74岁的妇人,抓捕了33人,里面有哺乳期的妈妈,还有3名70多的老人。有村民还说,有的是明着强占,还有的是声称有补贴的占地,其实根本就是镇里的领导,拆迁办定的价,从中获取暴利。

村民讲,现在是法制社会,可是在广西贵港平南县却无法制可言,都是有钱、有权的说了算,可是农民们怎么办?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如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