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子称服用无限极导致病危公司回应称产品没有问题

  43岁的杭州女子方湘钰躺在病床上,说几句话就得套上呼吸机,今年12月2日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后,这已经是方女士的第二份病危通知书,方湘钰彻底垮了,从身体到精神。

   方女士对二三里资讯表示,自己从小随患有呼吸道系统疾病,但经常爬山锻炼身体,这么多年结婚生子然后遭遇婚变独立抚养孩子,虽屡遭生活摧残但对生活却充满信心,而今躺在病床上,想着11岁孩子的未来,泪流满面,方湘钰认为导致自己病危的就是无限极的产品。

无限极病人.png

       被经销商告知产品能治病

    因方湘钰无法长时间讲话,她提供给二三里资讯的一份文字自述上写到:“2018年8月左右。我在爬山过程中碰到了杨秀玲。杨看到我喘气,就主动搭讪。得知我患哮喘后,杨说自己在镇上开了‘无限极工作室’,专卖无限极产品,对治疗哮喘等病有良好效果。”

    同年11月26日,方湘钰接到杨秀玲的电话称,她上级的指导老师苏某来了,邀请苏到工作室参观,在杨秀玲的工作室,方湘钰使用无限极产品洗脸后,方女士称:“接下来几个小时里,杨和苏不停地说他们的产品对糖尿病、风湿、哮喘有大量康复病例”,在方湘钰提供的无限极的“钻石产品秘籍”上,二三里资讯看到有“治疗原则”的表述,后面则是多个产品配套服用的说明,盛情之下,方湘钰花了1000元购买了无限极增健口服液、无限极灵芝皇胶囊、无限极牌钙片、无限极牌常饮卫口服液、无限极润和津露果汁饮料浓浆。

无限极产品2.jpg

   当方湘钰服用到12月12日的时候,出现了出现拉肚子、呼吸困难、耳鸣、心悸、困乏无力等不良反应。当时问杨和苏需不需要调整剂量?对方告知不用减量,最好加量吃。在得到“无风险提示”后,方湘钰按她们推荐的加大剂量服用。方湘钰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上,证实了对方告知她加大量服用。

     到了20日时,方湘钰服用完购买的产品后,不良反应更加严重,脸和脚都发仲,心悸,心跳加快,呼吸困难”。面对这样的不良反应,苏某称“产品吃下有反应是好事,绝对不会吃坏了,一个月至二个月是最难受的,过了这段时间就会慢慢的轻松”。

     第一次被下达病危通知书

  然而,方湘钰并没等到“慢慢轻松”的结果,在2018年12月24日,方湘钰因呼吸困难被紧急送往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医院当时出具了病(危)通知单,心肺功能严重受损,难以恢复。经呼吸机,氧气以及激素和大量的抗生素药物治疗,全力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还住院了半个月才出院,回到家之后一直靠呼吸机续命,基本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

无限极宣传1.jpg

   对此,方湘钰要求杨和苏对自己的治疗负责,得到的反馈是:应该继续再购买产品,连吃三五个月才会有效果。

   方湘钰不敢再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出院后靠着呼吸机和药物治疗,本以为远离无限极产品就能慢慢恢复,但在2019年11月7日因病情再次恶化,呼吸衰竭再次入院抢救,2019年11月19日出院。从2018年12月24日被送急诊抢救入院治疗到至今2019年11月28日为止,花费高达30万元。

   这些费用对一个单亲妈妈而言无疑是天文数字,方湘钰通过某平台筹款治疗,效果却并不理想,目前每月仅药物费用就3000多元。

      来自无限极的两次协议

   事实上,方湘钰在第一次住院后就多次与杨秀玲以及无限极公司方面沟通,方湘钰称,第一次沟通后,无限极公司方面表示过,自身产品质量没问题,但经销商存在夸大和虚假宣传的情况,出于人道关怀,由经销商给方湘钰拿了一万元,条件是此后不再向无限极公司主张其他索赔条件,方湘钰告诉二三里资讯:“当时我是没办法,就等着钱救命,无奈之下就同意了。”

无限极宣传3.jpg

   不过,随着治疗的费用大幅攀升,之前的一万元不过是杯水车薪,方湘钰没办法只好再次找无限极公司,方湘钰称,在2019年,无限极否则沟通此事的吕晓伟和多名人员来到自己家中,拿出一份协议书让方湘钰签字,对方称可以支付10万元,但条件是,方湘钰必须对此内容全部保密,并不得再向乙方提出任何形式的权利主张,方湘钰拒绝了这份协议,在方湘钰提供的协议书上,确实有上述内容,但支付金额上是空白。

   曾经的经销商杨秀玲已经不再从事无限极产品的销售,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好以及家人的反对。杨秀玲对二三里资讯表示:“方湘钰原来身体就不好,得病跟产品没关系,她服用产品一个月都不到,”杨秀玲说,在与方湘钰销售时,从未提出过治病等话术,但同时表示“人与人的谈话,也不可能像科研人员那么精准。”对于方湘钰看到的有“治疗原则”的无限极产品介绍以及其他书籍,杨秀玲一概否认:“我们没有这个。”

无限极第二次协议.jpg

     然而,在曾代表无限极公司处理此事的吕晓伟看来却并非如此,对这些含有明确“治疗”字眼的文字材料,吕晓伟称是经销商的个人行为以及无法说出准确渠道的盗版产品,总之,这些材料与无限极公司无关。

     吕晓伟还表示,方女士的病危与公司没有关系,因为并不是产品质量问题,而是经销商在销售时存在一些不足,至于是否是虚假宣传和夸大宣传,这也不是某个人说是就是,需要有权威部门来认定,当然,不排除有个别经销商有夸大的行为,但公司方面一直严格要求,个人认为,方女士存在恶意索赔的可能。

无限极病危.png

    方湘钰也曾寄希望于法律,张晓玲律师告诉二三里资讯:方湘钰女士的遭遇令人唏嘘震惊,然而并非个例。在研究了的近两百个消费过保健品受害人的案例中,方女士的情况也就稀疏平常了,他们有共同之处在于:很容易听信保健品能包治百病的虚假宣传,导致类似方女士的结果不言而喻。但,当这种结果出现后,面对保健品企业的推诿,诉讼经济和时间成本的增高,行政机关的处理结果不能给受害人带来及时有效的经济缓解,受害人层出不穷,受害结果恶化,更是健康、生命受到严重威胁。

   在销售保健品的过程中,销售人员谎称保健品含有医药的成分和功效,夸大保健品的治病功效,消费者可以根据相关规定进行控告以追究其行政责任,同时可以提起民事诉讼。   在张律师看来,民事立案并不难,难的是“方湘钰是否能有时间等到诉讼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