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自扣押、使用他人执业证开办诊所致使医师惹上牢狱之灾

近期接到来自广西南宁宾清女士的材料,反映卫生部门有关领导私自使用医护人员的医师执业证开办诊所,为逃避责任用各种手段及关系将医师状告法庭等诸多违法违纪的事实,他们希望有关部门核实并处理。

   宾清说,她是2003年申请的医师资格证并且通过的考试,去盘华强诊所应聘妇科医师的工作,宾清女士表示自己没有执业证,但是有原单位的考试资格可以申请注册执业资格证,盘华强诊所表示可以帮助办理执业资格证,宾清女士填完表后隔了两天取回表交到卫生局医政科的工作人员申请注册,过了几天盘华强诊所也没有通知去上班,宾清就到卫生局和盘华强诊所询问,两边均表示执业证没有申请成功,导致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工作。

宾清说,2005年7月25日吴海萍让她到赵述信诊所帮忙,她把自己的情况跟吴海萍诉说之后,吴海萍觉得她工作踏实决定帮忙为其办理执业证,吴海萍带她去卫生局找到医政科科长张璋,张璋没有给她办理并将申请材料退回,宾清问原因,张璋表示办不了就是办不了没有为什么。2005年11月3日经盘华强诊所的人介绍,到卫生监督所梁桂民开办的康瑞诊所上班,到了诊所宾清询问梁桂民康瑞诊所的法人、负责人是谁?该诊所是否合法?梁桂民说,康瑞诊所是他的,比任何人的诊所都合法,如果你不在这个诊所上班,去别的诊所也上不了班,就算去了也不会给宾清医师执业证。并要求宾清签下《康瑞诊所妇科管理运行承包协议》。宾清说,签协议时是梁桂民签梁建民的名字,按的手印是梁桂民他本人自己的手印,当时宾清提出质疑,梁桂民是一个公职人员为什么要签梁建民的名字,梁建民是谁?当时并未出示任何委托协议的情况下,这符合法律规定吗?宾清女士说,据她所了解全国各地的诊所根本没有这项合同,这难道不属于霸王条款吗?宾清女士还讲,在签署完协议后多次向梁桂民索要执业证,表示卫生监督所多次来查,没有证件、也没有胸牌、台牌,不合律法;后来梁桂民才给办理的胸牌、台牌、并在宾清的多次要求下于2006年6月份将医师执业证给她,但是执业证上的地址是盘华强诊所的地址,不是康瑞诊所,宾清说,盘华强当时已经瘫痪在家从来没有出诊过,她也从来没有见过盘华强,更不认识盘华强,为什么盘华强诊所一直在经营?又为什么宾清申请医师执业证的表格签名却是盘华强?一个瘫痪的人是怎么在表格上签名的?她当时疑虑,她从来没有去盘华强诊所上班,执业地点竟然是盘华强诊所?并且之前去卫生局和盘华强诊所都问过了,都说没有申请成功,那现在为什么又在梁桂民手上?但是当时并未多想,由于不认识盘华强诊所和康瑞诊所的法人,根据办理变更医师执业地点条件的所需材料(三)原聘用单位同意变更执业地点的证明,既然宾清的医师执业证是在梁桂民手上索要而得,并且梁桂民口口声声说这个康瑞诊所也是他开设的, 宾清于2006年10月27日向梁桂民提交了一份执业地点变更的申请书,希望尽快完成执业地点的变更, 但是梁桂民却久久不办理变更手续;2006年11月中下旬卫生监督所查处康瑞诊所并没收了一些药流的药,12月份梁桂民在卫生监督所又把药领回来,宾清女士也明白这种工作非常不合法,诊所特别混乱,有时内科的医生黄国宾也接诊妇科病人,宾清期间也反映过给梁桂民但是没有用,只能按梁桂民的意思去工作;一个不足6平方的妇科诊室梁桂民收工作人员承包费从1800元收到4200元,2006年12月31日《康瑞诊所妇科管理运行承包协议》一年的期限已满,宾清提出辞工;也再没有签下这种霸王协议;好几天不去康瑞诊所,想另找诊所打工,但是梁桂民打电话威胁宾清,去哪个诊所我都搞得你,不由得你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的,去哪个诊所都变更不了执业地点。并且让宾清明天就去诊所,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身为南宁市卫生监督所公务员梁桂民用医师执业证控制宾清女士为其打工谋取私利。宾清讲,一晃两年都没得到变更申请书的盖章,却在2008年2月1日在康瑞诊所发生了医疗事故,唐华孕妇腹中胎儿横位决定不要腹中胎儿,宾清女士告知唐华康瑞诊所设施不足要前往医科大去就诊,唐华夫妇明确表示同意,宾清女士作为一个医护人员担心半路出问题,也陪同唐华夫妇二人前往医科大救治,经诊断,唐华不完全性子宫破裂、失血性休克,最终导致其子宫被切除。唐华腹中胎儿顶枕部头皮破裂,左上肢自肩胛骨完全断裂,经法医鉴定,唐华的损伤程度为重伤。2008年2月5日上午,卫生监督所打电话让宾清女士过去处理病人投诉的事情并告知宾清女士王群英的案件索要赔偿,宾清女士完全不记得有给王群英诊治过,要求看病例材料,宾清女士一看病例才知道“唐华”就是王群英。在她忙着如何解决问题的时候,偶然经过门外时却听到梁桂民、周卿、廖红星、三人协商怎么给宾清安排罪名来赔偿,并称要免费帮病人家属找律师帮忙打官司索要赔偿,赔偿下来了如何分赔偿款,并称如果宾清不赔偿就让她蹲监狱。

梁桂民和南宁市卫生监督所政策法规科副科长周卿、科长覃羽乔等人在办公室策划并作出吊销宾清的医师执业证及罚款12000元的行政处罚,梁桂民也打电话给宾清,让宾清要好好处理这件事,否则要赔二三十万,坐两三年牢,让你老公不要你。宾清说,2009年11月去北京上访回来被刑拘取保候审出来之后,为了案件的审理多次到多个派出所报案,纪检部门,卫生部门,政府部门等等该去的部门都去反映了均不受理。2010年11月又去北京上访,2011年6月至2014年1月坐牢,出狱之后继续上访到各个部门,2014年10月再去北京上访回来之后,2014年11月21日西乡塘法院罗忠布,莫振旺闯入宾清家里,执法人员不查封诊所,却以执行问话等多种理由要查封宾清唯一的住房。在南卫信访复[2016]60号南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答复函,宾清才得知在2004年8月8日就办理了首次执业的注册手续,既然2004年医师执业申请已经成功了,为什么多次找到卫生局医政科科长张璋,得到的答复不是证没下来就是无法办理,在桂卫信复查[2016]2号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答复函,宾清又得知盘华强诊所除了盘华强还有另一个陈湘灿两个法人,并且两个身份是同一个人,一个陈湘灿一个覃广标,陈湘灿以盘华强的名义控制经营盘华强诊所,但是陈湘灿他本人并不是医生更没有资格证,冒名顶替盘华强诊所经营,非法牟利。一个没有任何资格的人经营一家诊所,是否符合国家法律、法规、政策?宾清质疑,为什么注册在南宁市盘华强诊所宾清的医师执业证直到2006年6月才从梁桂民手里索要得到?从2004年8月8日至2008年不管是梁桂民、还是有两个身份证的覃广标,他们到底有没有用宾清女士的执业证做违法的事都不得而知。又在2017年6月宾清第11次去北京上访回来后,在同年转卖南宁市盘华强诊所并更名为南宁市俊兆诊所。

    宾清又说,2008年7月宾清前脚刚到南宁市虎邱诊所应聘上班,后脚南宁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立刻赶到就把宾清赶走。2009年下半年所有医生全部重新注册执业证,周卿提出可以帮宾清重新注册执业证 ,此刻宾清指着当时作为南宁市卫生局法制科科长周卿的鼻子说,我的医师执业证不是由得你说吊销就吊销重新注册就重新注册的,你做出的行政处罚想过今天会对我说的这些话吗?他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已经无言以对,这个法律后果你周卿必须承担,否则我的医师执业证不会重蹈覆辙注册,由此会造成社会的紊乱。2015年8月11日广西医师多点执业实施,我连工作都没有,更别说多点执业了,而是卫生部门部分官员私自扣押我的医师执业证来开设多家诊所及吊销证件之后的法律后果至今仍未处理,请问根据医师执业法需要修改多少条政策来圆,一个谎言需要多少百千万个谎言来圆。总而言之,从私自扣押到吊销证件再到不重蹈覆辙注册的源头就是有错在先的侵权办证并私自扣押,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公然破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和谐社会,扰乱社会稳定。

    宾清还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利用法律程序上的不合法多次拒收申请人的民事行政两案的抗诉申请书及复议申请书,从来不审查及复议过两案,反而于2019年6月18日以重复审查及超过法定期限为由作出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桂检民(行)复查[2018]45000000073号终结审查决定书,前后矛盾,任由南宁市检察院作出的南市检不立字(2010)14号关于宾清申诉一案不予立案的答复函及南市检民行不立字(2010)15号关于宾清申诉一案不予立案的答复函一直错误下去,对此错误不予改正及翻案,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的不作为造成的法律漏洞,让真正的罪犯逍遥法外,让申请人无法合法工作!让申请人无罪坐牢!让申请人家破人亡!甚至是用各种手段对申请人进行报复,罗织各种法院判决书移花接木,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2009】西民一初字第489号判决书。栽赃陷害,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2011】江刑初字第262号刑事判决书、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南市刑一终字第85号刑事裁定。

   宾清讲,所有的信访部门该去的都去了,普普通通的医生没有人脉关系如何存活?南宁市卫生监督所公务员梁桂民,在职期间以官经商、以权谋私,梁桂民违背党的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政策,职务侵占、以及非法牟利的行为已触犯了法律。希望有关部门关注和重视,尽快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还老百姓一个公正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