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旭明40亿诈骗案永远没有结束的骗局

我们是刘旭明四十亿集资诈骗案,杨卡柱、侯晓军等1000多名受害人。

受害人名单: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今天,我们实名向上级部门举报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市三级人大代表刘银娥(刘已于2017年免去陕西省人大代表职务)。

神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刘旭明诈骗案专案组组长高文广。

原神木市公安局局长周吉斌(已去世)。

神木市锦界工业园区北元化工原法定代表人王凤君。

目前,刘旭明诈骗案经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在靖边县开庭,由榆林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于2018年7月2日宣判无期徒刑。刘旭明上诉至省高院重审,经过一年多时间审核,刘旭明案近日发还榆林市重审,但其中的骗局永远没有结束……

2011年刘旭明以在内蒙阿拉善盟收购了一巨大煤矿为名,实施了集资诈骗、合同诈骗、诈骗,涉案金额高达40亿元,在起诉中落实诈骗金额近16亿元,直接和间接受害人达1000多人,其中神木市公安局安保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被骗1800万元之后,无法还清债务逼迫自杀!神木二中教师王和平被骗8000多万元,在多人围门讨债下自杀身亡!

多名受害人上访、上书,背景离乡,生活苦不堪言,公安局却以上访“罪”抓捕受害人坐牢。这一切的悲剧都是由刘银娥、周吉斌、高文广、王凤君等人造成。

省人大代表刘银娥及黑色保护伞下的罪恶勾当

刘银娥是省市县三级人大代表,陕西银潮矿业集团董事局主席,神木市市长联络员,全国三八红旗手,陕西省工商联执委,在众多光环的笼罩下,官商勾结已是手到擒来之事。

2012年11月20日,刘旭明诈骗案受害人高炎碔向神木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报案(高炎碔父亲高崇飞是神木市人大主任,此案其实是高崇飞本人给侦查大队打的招呼),接警人张光荣。

高炎碔称2012年4月份他经朋友王凤义认识了刘旭明,当时刘旭明称他在内蒙阿拉善盟有一个煤矿,名为石陀山煤矿手续齐全,并提供了煤矿的六证复印件,双方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书,高炎碔给刘旭明的石陀山煤矿入股1亿元,高炎碔分四次给刘旭明支付6000万元的入股款,刘旭明给高炎碔开了一份入股条:“今收到高炎碔交来阿左旗石陀山煤矿入股款人民币壹亿元整,收款人刘旭明、日期2012年4月16日。”之后高炎碔多次询问刘旭明煤矿开采情况,刘只是推托,高炎碔发现这是一个骗局才报案,高炎碔报案后,又给一些受害人打电话让很快报案。

神木市公安局初查符合立案条件,经局领导指示批准,立为合同诈骗案侦查。

2012年11月22日,刘旭明被正式立案侦查。由公安局尚登举在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上签字。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已被立案侦查的刘旭明在时任公安局长周吉斌和高文广的授意下,与刘银娥合谋在2012年11月30日刘旭明被刘银娥取保候审,刘旭明出来后转移了所有资金和财产。其中80辆豪车〔有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路虎等〕和多处房产不翼而飞,给刘银娥的小额贷款公司就转了6亿多元人民币。

这时,被骗的大多数受害人如梦初醒,纷纷向神木市公安局报案,要求逮捕刘旭明归还被骗的血汗钱!直到2013年3月13日,在外面自由了4个月零13天的刘旭明,在受害人强烈要求及舆论的施压下,才又于当日拘留。

2014年4月19日,神木县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规定,决定由神木市公安局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将刘旭明正式逮捕。

此时多数受害人上访、上书,围堵市委等激烈情绪如排山倒海之势,神木市公安局专案组不得不公开向社会公告,公告称:嫌疑人刘旭明因涉嫌集资诈骗罪被逮捕,案件已进入起诉阶段,限未报案的受害人于2013年6月20日前报案,逾期视为放弃权利。

刘银娥在刘旭明被拘留之后直接接管了刘旭明的神泰矿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职位,并且承担了刘旭明的很多债务。高炎碔的6000万元入股款(刘旭明给打了一个亿的入股条),刘银娥用上河煤矿4千万元股份相抵,上河煤矿四千万的股份就值一个多亿。其中的厉害关系就是:高崇飞是神木市人大主任,刘银娥是人大代表,相互利用心照不宣!受害的只是老百姓!随后刘银娥还给许多有影响的人变更了入股的条据,并和黑社会分子郭某指使常用的四、五十个黑社会成员,威胁逼迫受害人,要求给刘旭明写谅解书,刘银娥在此诈骗案中其实也就是共同诈骗,赚得盆满盅溢,她用这些诈骗到的钱到处投资,在官方保护下又安全着落,能量之大,不言而明。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扫黑除恶,打伞破茧,刘银娥不仅是一个罪犯,还是一个黑社会的保护伞。一个三级人大代表,代表的是正义还是邪恶?此人不扫,还在扫谁?受害人将拭目以待!

高文广渎职犯罪、释放罪犯无人问津

公安局的保护伞牢不可破,在刘旭明的诈骗案中,官的权利远远大于商,相互勾结、相互得利。神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刘旭明诈骗案专案组组长高文广在此案中渎职犯罪、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释放罪犯刘旭明,致使罪犯刘旭明有足够的时间转移犯罪财产,是刘旭明案的特殊保护伞,造成受害人几十亿的经济损失和两个人的宝贵生命。

在他这个专案组组长的带领下,四十亿诈骗款仅仅查到10万元人民币和16辆普通废弃轿车,可谓成绩不小!

榆林市公安局专案组接手刘旭明诈骗案之后,很快查出4500多万元现金,北京一套价值几千万的房产,长春的房产、乌海的房产、神木的别墅等资产,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神木市公安局周吉斌、高文广等专案组成员捞了多少好处?这明显就是刘旭明非法集资诈骗40亿并逃避打击的保护伞,是渎职犯罪,所有受害人强烈要求严肃查处损害人民利益的毒瘤!

刘旭明在北元化工的1.2亿元入股款不翼而飞

刘旭明用各种手段诈骗来的钱在官商勾结之下,到现在许多钱都无法落实,但他明知会有出事的一天,给自己的退路又多留了一步。刘旭明将其中一笔诈骗款1.2亿元入股神木市锦界工业园区北元化工原法定代表人王凤君名下,刘旭明在法庭上亲口说他在北元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入了1.2亿元的股(有录音为证),检察院公诉时也查出刘旭明在北元化工确有此股。

2013年神木市公安局成立的专案组,在高文广的带领下查明刘旭明给北元化工厂打款八千多万元(其他的款是由他和王凤君私下转帐)。榆林市专案组在此期间也将王凤君北元化工厂的股份查封,并将王凤君拘捕到案,但是拘捕3天之后又无罪释放,而释放之后刘旭明给王凤君北元化工的入股款也就无形中消失了。

随后王凤君又将自己在北元化工的股份转给了陕西恒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让恒源集团占北元化工31.66%的股权,难道王凤君是掮客么?

刘旭明诈骗受害人的血汗钱,专案组已查封,却又怎能抵账?是谁给了高文广及专案组这么大的权力?是谁给了王凤君这么大的权力?难道他们早就知道了北元化工的含金量?

果然,2019年6月5日北元化工正式上市,上市后的股值增值7元左右,刘旭明的1.2亿元已升值为8.4亿元。

因此,我们受害人强烈要求将刘旭明在北元化工厂8.4亿元的股份追缴给受害人,也能解救多少个频临绝望的家庭。

刘旭明所犯的集资诈骗案,合同诈骗案、诈骗案三罪并罚,已判处无期徒刑,我们受害人恳请诈骗犯刘旭明永远不得减刑。涉及此案的高文广、刘银娥、王凤君等人一定要严惩。

这些社会垃圾不除,不足以平民愤!法律的尊严又何在?我们相信正义永远不会迟到,我们全体受害人将誓死维权到底!